?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首页 | 时政要闻 | 理论学习 | 党建巡礼 | 基层视线 | 党性修养 | 基层信息 | 文化生活 | 广闻博览 | 编读互动
现在的位置: 开元棋牌能提现吗_开元棋牌网址站_开元棋牌漏洞文化生活文化视野
湟水河的壮举
来源: 青海《党的生活》
发布时间: 2019-08-15 16:07:23
编辑: 王冬燕

  青海湖的形成,是亿万年前的地球造山运动所致,但在藏族民间传说中,却把它的形成,与一千多年前大唐文成公主进藏联系在了一起——藏汉联姻的历史,已经成为藏民族文化记忆中的一种基因。在这个故事里,文成公主在大唐送亲使团的陪同下,翻山越岭,一路艰辛,终于到达了青藏高原的日月山麓。文成公主站在日月山上举目远望,她看到日月山下虽然有大片的土地,却满目苍凉,不见人烟,便问身边的吐蕃使臣禄东赞是何因,禄东赞答道:是因为常年干旱所致。文成公主听闻,深感这么阔大的一片地方,如此荒芜闲置,足为可惜,于是便下令护送她到了这里的一百零八位大唐将士,从四围的雪山挖出一百零八条河道,让雪山融水和周边的泉水通过河道流入这里,让这里的土地在河水的滋润下肥沃起来。

  一百零八位将士得令,即刻从青海湖四围的不同方向开渠挖河,没过多久,一百零七条河流便先后流入这里,青海湖也开始慢慢形成。但是派往东边的一位将士却没有找到水源,如此便少了一条河,文成公主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她的善行感动了一条溪流,这条河流改变了流向,从西往东汇入了逐渐变得浩淼无边的青海湖。

  从地理层面去说,如果传说中的青海湖缺少水源的补给,担当起这个任务的河流,理当是湟水河,但湟水河却与青海湖擦肩而过,没有注入青海湖。

  湟水河发源于青海海晏县包哈图山。据成书于1990年的《海晏县地名志》记载,湟水河源头为包哈图曲沁,这条河在海晏境内,还分别称做哇日曲、群科曲沁等,湟水河在海晏内长92公里,离青海湖的直线距离不足5公里。湟水河流出它的母体海晏草原后,经巴燕峡流入湟源,又进入青海省会西宁市,再穿过青海几个农业区——平安、乐都、民和,最后从甘肃永靖县注入黄河,全长349千米,流域面积3200多平方公里。湟水流经的地方,峡谷与盆地相间,形成串珠状河谷,由它串连起的峡谷有巴燕峡、扎麻隆峡、小峡、老鸦峡等,盆地有西宁盆地、大通盆地、乐都盆地、民和盆地等。它穿过的地方水力资源丰富,灌溉便利,为农业的开发创造了极好的条件,如此,在它的两岸便出现了大片的农业风景,当它历经蜿蜒,流入黄河,它便也创造了极富青海农耕特色的河湟文化,可以说,它是青海农耕文明的缔造者,是中国农业开始的地方之一。

  ——或许,这就是它没有注入青海湖的原因,因为它有自己的使命——如果说,青海湖对调剂环青海湖地区草原的温度、湿度和水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改善了环湖草原气候,使这片土地成为了青海省重要的牧业生产基地,那么,湟水河却满怀志向,与青海湖作别,把农业的色彩和芬芳带给了这片高原大地。

  如此,湟水河在草原上汇流成河,逐渐壮大之后,它离开了它的草原母亲的胸怀,一路向东,穿山越岭,跨峰过涧,从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草甸地区来到了在青海高原地势相对低缓,气候相对温润的山岭平川,湟水河的参与,使得这片原本就肥沃的土地,有了更加充沛的生机,单等着与“天降大任”的有缘之人的相逢。

  这个有缘之人适时地出现了,他,就是无弋爰剑。有人说,他是史书中记载的第一个青海人。

  由史学家范晔编撰,成书于南朝宋时期的《后汉书?西羌传》中对无弋爰剑做了这样的记载:羌无弋爰剑者,秦厉公时为秦所拘执,以为奴隶。不知爰剑何戎之别也。后得亡归,而秦人追之急,藏于岩穴中得免。羌人云爰剑初藏穴中,秦人焚之,有景象如虎,为其蔽火,得以不死。既出,又与劓女遇于野,遂成夫妇。女耻其状,被发覆面,羌人因以为俗,遂俱亡入三河间。诸羌见爰剑被焚不死,怪其神,共畏事之,推以为豪,河湟间少五谷,多禽兽,以射猎为事,爰剑教之田畜,遂见敬信,庐落种人依之者日益众。羌人谓奴为无弋,以爰剑尝为奴隶,故因名之。其后世世为豪。

  远古时期,无弋爰剑生活的河湟地区物产匮乏,为了温饱,他和他的部族经常进入临近的秦国,掠夺物产相对丰富的秦国。有一次他们再次进入秦国抢掠时,被秦厉公的兵马抓获,从此他沦为秦国的奴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接触到了秦国的农耕技术。后来,他乘机逃出,逃往远在河湟的故乡,秦王派兵追捕,他藏身于一个岩洞之中,秦兵围住岩洞,并放火烧山。熊熊烈火中却出现了一个形似老虎的巨兽,保护着无弋爰剑,无弋爰剑得以存活,开始了逃亡的生活。逃亡路上,他遇到了一名被割掉鼻子的女人,两人便结为夫妻。这位女子自知容颜不美,经常以头发遮面,如此,羌人便有了披散长发的习俗。那时的湟水谷地,农耕文明尚未开始,羌人以狩猎为业,无弋爰剑便把他在秦国作为奴隶时学到的农耕技术传授给部族,慢慢地,跟随他从事农耕的人越来越多。

  有关藏学专家认为,“无弋”是为藏语,是奴隶、仆人之意,而“爰剑”则是藏语智者或有技能的人之意。从发音到含义,都有极强的说服力。如此,有关藏学家也认为,无弋爰剑,当是远古时期藏族某个部落的首领。

  无弋爰剑沿着湟水河的流向,一路向东,遇到黄河时,又沿着黄河南下,当他进入秦国抢掠物产,被秦国抓获后沦为奴隶,却由此学到了农耕技术,逃脱后,把他学到的农耕技术教授给藏族的先民羌人部族。从此,湟水河谷地带有了农业。如果说,这是一次历史的安排,那么,此后西汉时期在湟水流域的军事屯田活动,则把中国中原地区的农业生产与青海河湟流域完全续接在了一起。

  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农业起源中心之一,中国的绝大部分新石器时代遗址皆属于农耕文化性质。中国新石器时代的农业,以粟和稻为其代表性作物,并在聚落分布、生产活动和农具种类等方面,表现出一系列特点,构成了自成体系的农耕文化。新石器文化在西部尤其是西北各地的广泛分布,说明西部是我国原始农业起源和发展的重要地区。从广大的西部上溯,河湟农业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中国农业开始的地方。

  其实,与中原地区广大的平原相比,湟水谷地微不足道。从海晏草原蹒跚学步、蜿蜒流淌的湟水河,一路又吸纳了众多的支流,逐渐壮大起来,但它的力量还不足以在这山岭起伏的高原冲击形成连片的适于农业种植的大面积平原。被湟水河一如佛珠一般串连起来的几个盆地,以及这些盆地构成的整个河谷地带,已经是它能够做到的极限。这样的一片农业耕种面积,与绵延千里的中原平原相比可以说不值一提。这也是西汉时期,赵充国提出在湟水河谷地带“寓兵于农”,屯兵耕田的主张后,这一设想即刻遭到西汉王朝上层连连拒绝的原因。

  赵充国,西汉着名军事家。字翁孙,陇西上邽(今甘肃天水市西南)人,生于汉武帝建元四年(前137年)。历经武帝、昭帝、宣帝三世,以六郡“良家子”身份充骑士。善骑射,通兵法,为人沉勇有大略,官至上将军。汉宣帝即位后封为营平侯。

  有关赵充国屯田河湟的历史过往,在青海民间至今流传着一首委婉的“花儿”:

  汉武帝修起了西平亭,

  赵充国,

  平川里开了个良田。

  历史上,中原王朝与周边游牧民族之间战事不断,解决战事的办法,除了联姻,也就只有相互间你进我退,周而复始的拉锯战。而赵充国提出的屯田设想,则从战略上改变了这一局势。他建议朝廷,屯田湟水两岸,就地筹粮,不仅可以“因田致谷”,“居民得并作田,不失农业”“将士坐得必胜之道”,也可以“大费既省,徭役预息”。但西汉王朝上层并不看重湟水流域这一弹丸之地,他们依然认为只要把周边以狩猎、游牧为业的部族挡在关外,有了中原的千里沃野,根本没有必要在那里屯田。在这样一种局势下,赵充国却看到了这片区域对整个西汉帝国的重要性——后来的史学家在评价湟水河谷地区在整个中国的战略位置时,引用了丘吉尔曾经说过的一段话——在英国皇家空军奇迹般地抵御住纳粹空军的猛烈攻击,避免英国本土沦陷后,丘吉尔曾经说过一句话:“在人类战争的领域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少的人,对这么多的人做出过这么大的贡献。”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如果套用在湟水谷地之于中央之国的地缘作用上也同样适用:“在中央之国的形成过程中,从来没有这么小体量的地缘板块,对中央之国渗透、控制这么大的地理单元做出过这么大的贡献。”

  赵充国是看到了这一点的,于是他不惜抗旨,开始了他认定的事,他在无弋爰剑以及他的部族开垦的小片农业的基础上,开始了由小而大的,有一定规模的农业开垦和种植,开始了与农业相关的水利、交通的开发。

  此后的历代王朝及青海地方势力,先后采用“戍边屯田”“移民屯田”等措施,引进农耕技术和生产工具,兴修农田水利,进行湟水谷地农业的开垦与开发,使这片土地成为中国农业版图上一块不可或缺的农业要地。

  而湟水河不单单缔造了青海农业,使这片肥沃的湟水谷地成为青海人口聚集最多的地方——这片大概只有青海全境4%的土地,养育着青海全境60%以上的人口,从而这里也成为青海政治、文化中心地带,它孕育了灿烂的马家窑、齐家、卡约文化,被称为是“青海的母亲河”。一种几乎跨越青海所有民族,流行传唱在各民族间的民间文化——河湟“花儿”,在这里应运而生。如此,它不但成就了“民族众多、文化多元、融会贯通”的青海文化,并对青藏高原上发展起来的博大精深的藏文化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涌现出了灿若星辰的文化人物——历史上,诸如宗喀巴大师、被称为一代奇僧的更敦群培、曾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喜饶嘉措大师、十世班禅大师等都诞生在这里。

  湟水河以及由它冲刷形成的湟水谷地,从地理上,在整个青藏高原有着特殊的位置,从文化上,它是河湟文明的重要发源地,是藏传佛教文化传播、发展的重要基地。它就像从它身边远走、再也没有回来的宗喀巴大师一样,一去不复返,但在它的身上,时刻闪耀着它的故乡山水的光亮和色彩,正如宗喀巴大师修成正果成为了“第二佛陀”,但他依然自称为“湟水河畔人”一样,湟水河,也始终带着它的故乡草原带给她的清澈、执着和勇气。

  湟水河从远古奔袭而来,把一片片靓丽的农业风景的图画涂染在它的岸畔的同时,也把人类文明一点点地聚合起来,在它愈发显得妖娆和婀娜的地方,缔造出了一座古老的城市——西宁。如今的西宁,已经发展成为青藏高原上最大的城市,穿城而过的湟水河,见证了这座城市的成长壮大。曾几何时,在湟水河的上游,肆意采砂、排放污水,沿河的乡村和城镇在粗放建设中,不去顾及它的健康和容颜,湟水河一度到了干涸的边缘。进入新世纪以来,青海这个生态大省,在强力打造“三江源”生态文明建设的同时,也狠抓湟水河流域的治理,西宁市提出了“打造绿色发展样板城市”的口号,一系列生态工程得以实施,由宁湖、北川、海湖等湿地公园把整个西宁有机地穿连起来,建成了湟水国家湿地公园,西宁市也荣膺国家水生态文明城市称号。如今的湟水河,绿意盎然,水韵悠长,曾经一度消失不见了的拟鲶高原鳅等重新出现在水流中,随处看到白鹭、鸬鹚、海鸥、鸳鸯以及稀有的凤头鸊鷉等鸟禽飞翔嬉戏于其间,呈现出一幅和谐美好的生态画卷。

  湟水河虽然与青海湖擦肩而过,但它更是成就了自己的一番壮举。

  (作者单位:青海省文联)

相关新闻↓
?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分享到:

? ?
?
人民网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光明网 | 中国网 | 党建网 | 求是理论网 | 央视网 | 博看网 | 学习时报 | 宣讲家 | 青海日报 | 青海广播电台
?
青海《党的生活》杂志社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党的生活》杂志社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
未经《党的生活》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200号